月光草

【飞瀚】捡到一个宝儿 (罚文)@小七仔@女王

“哥,我原谅你了!”

 

何幕紧紧抱住不知所措的何瀚,温柔的语调,却是激烈的拥抱。何瀚很惊讶何幕的蛮力,小

 

小的何幕居然能将他嘞的动弹不得。果然,老幺往往才是继承父母优良基因的宠儿。不像他

 

那么倒霉,努力了大半辈子,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臭小子,我需要你原谅!......你给我放开

 

….何瀚眼前一片黑暗,突如其来的疲惫,让他来不及说出心中所想,在他倒下的那一刻,何瀚心

 

想:臭小子,给本少爷扶稳了……

 

“哥…….  来人呀,哥…….”何慕紧紧抱住迎面倒下的何瀚,心惊于何瀚冰凉的体温,一时间慌乱

 

无主.环顾四周,夜黑无人,何慕单手环住何瀚,将人轻靠车门,伸手掏入何瀚外套,寻找车钥匙.

 

殊不知这举动,被后方的某人,判定为打人劫财.此时,一道劲风袭来.何瀚被人从后勒住脖子.还

 

没来得急反抗,就被随之而来的一计手刀,劈中脖颈:哥..哥…何慕随即陷入黑暗!

 

来人可谓一招制敌,动作简单粗暴.解决完何慕,还有空余时间接住,失去支撑,慢慢滑倒的何瀚.

 

将其揽入怀中.那人借着月色,看了一眼昏睡的被害人,瞬间惊艳:好个清冷的美人,可惜太弱了,

 

居然被一个矮子给打劫了.性感的薄唇,高挺的鼻子,长长的睫毛,浓密的剑眉,就算睡着了,都能

 

感受到那人非比寻常的吸引力,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吻下去…..

 

“靠!那个小贼,该不会想劫财劫色吧!”一想到自己要是晚来一步,不堪设想的后果.来人愤愤看

 

着倒在地上的小贼,对着小贼的腹部,狠狠一脚.

 

正准备多踩几脚时,那人感到脖颈处,一阵酥麻。原来怀中的人儿,耷拉着秀美的侧脸,性

 

感的嘴唇,不经意的轻触到自己的皮肤。微弱的气息,刺激的那人心中一阵骚动,暗叹道:

 

真是妖孽啊,昏睡都这么撩人,幸亏他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渣渣,不过,真的好诱人呀…..

 

那人尴尬的将人儿扶住,眼神不敢在那清冷的俊颜上多做驻留,转换一个姿势,轻松将人儿背

 

起.靠,这么轻.难怪这么弱鸡”那人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美人儿…你今天运气好,遇上我云

 

吞街小飞哥,呐,不是我不送你回家,是你…是你不告诉我….看你这一身行头….我是带你回家好

 

还是给你开间房?开房!!!不行,身上钱不够啊!算了,美人,先住我家吧!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

 

啦!

 

一想到能带美人儿回家,谭小飞心中就雀跃不已.刻意忽略耳垂边,撩人的喘息声。一路飞奔,

 

颠簸中,那人冰凉的嘴唇时不时的与谭小飞的颈脖触碰。刺激的谭小飞可谓是酥酥麻麻,心

 

火撩人。这要命的挑逗,使得谭小飞不得不加快速度,迅速赶回家中。

 

“天啊,终于到家了!”谭小飞着急火燎的踹开房门,将人儿轻放座靠在床头边,动作的麻

 

利的收拾了一下床铺。

 

将人儿轻放上床,谭小飞轻柔托起美人的头部,放入一个枕头,抱起美人双腿,将美人摆了

 

一个最适合睡眠的姿势,拍拍手,看见美人儿,这么毫无防备的躺在床上,谭小飞刚消下去

 

不久的邪火,瞬间又烧了起来!

 

要死要死,谭小飞恋恋不舍的又贪瞄了几眼床上的美人儿,迅速钻进了浴室…..一阵西索后,

 

谭小飞才愕然发现,自己忘拿换洗的衣物了.抄起一条浴巾.围住重点部位,谭小飞小心翼翼的

 

走出浴室,看了一眼熟睡的美人儿,放心的在房间内穿戴起来.

 

嗯…一丝若有似无的呻吟,在这寂静的房间中,显得格外撩人.谭小飞的心脏就这么瞬间漏拍

 

了,看着美人儿微微撅起的嘴唇,谭小飞忍不住吞咽了一把口水,然而,美人儿轻颤的睫毛,剑眉

 

紧蹙,看得谭小飞莫名心疼.好想替美人抚平眉间的褶皱,身体不由自主的走向床.

 

“啪”的一下,谭小飞自拍脑门一把,光顾着把美人放上床,忘记给美人儿换儿睡衣了,穿着外套

 

睡觉,美人一定是不舒服了.还有还有灯,我把灯开的辣么亮,我真是笨蛋…..

 

谭小飞迅速关闭卧室主灯,打开床头小灯,昏暗的灯光下,美人儿微皱的眉头,总算消下半截.谭

 

小飞迅速找出一套干净的睡衣,脱下美人儿的皮鞋,伸手托起美人儿的头部……

 

昏暗的灯光,将美人的俊颜,照应的更加清冷,圣神不可侵犯.谭小飞压下心头狂跳,颤抖着双

 

手,将美人儿的外套脱下,解开领带,就这么鬼使神差的又替美人儿解开了衬衫的第一粒纽扣,

 

顺着敞开的衣领,性感的喉结上下微动,白皙的脖颈裸露在昏暗的灯光下,是何等的异样风情.

 

谭小飞感到鼻头一阵湿热,迅速抬头,硬生生咽下热流.

 

“MD,这货儿绝对是妖孽!TMD太会撩人了!”谭小飞昂着头,脱手放下美人儿,顺手捏住自己的

 

鼻头.

 

“嗯…”突然失重,美人儿又是一丝呻吟,光洁的额头上,散落下几缕发丝,谭小飞终于控制不住

 

热流奔腾,火速冲向浴室。

 

片刻后,谭小飞塞着2条带血的棉絮,又一次来到床头。这次,他再也不敢多看美人儿一眼,

 

动作麻利的关灯上床,拉上被子,大手一揽,还上美人的细腰。谭小飞心中一阵悸动:这就

 

是一见倾心吧,美人儿,我...我爱上你了!谭小飞不自觉的抬腿固定住怀中的美人儿,将

 

人儿紧紧贴近自个儿胸怀.带着满足的笑容,欣然入睡.

 

次日-谭小飞床上

 

何瀚感觉到他貌似被鬼压床了,身体好重,浑身无力.当他费力睁开眼时,印入眼前的

 

是一具年轻壮硕的男人的身躯,而他居然紧贴着陌生男子的胸肌,一手伸进男人的衣领,

 

一腿勾嵌在男人的两腿之间.

 

何瀚心中一抖,随后发现自己衣衫完整,男人也就是上身衣着凌乱,应该没有发生乱性之

 

事.何瀚抽不出被夹住的腿,只抽出被压住的手,费力的推开紧贴脸部的胸肌,向上看去.

 

年轻稚气的脸,在记忆力超群的何瀚脑中,找不到此人的意思信息.自己和他,是怎么交集

 

上的?何瀚在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脑子好乱,这家伙好重...

 

次日-何家

 

何瀚一脸狼狈的推开家门,何父何母正在用早餐,何母放下手中碗筷,一脸慈爱的看向他:

 

小慕,快过来..."

 

"爸,大哥回来没?"何瀚顾不上回应老妈.一脸焦急的看向老爹.然而,何父就像没听到

 

一般,连头也没抬,关注的吃着面前的粥。

 

何慕快速冲向二楼,何瀚的房间,碰的一声巨响,声音之大,吓得何母差点摔下饭碗。何慕

 

看着整洁的房间,不死心的走向床边,伸手抚摸床铺,冰凉的触感,远不及内心的冰寒。何

 

慕暴怒的冲下楼。

 

“妈,哥回来过吗?”何母惊讶的看向双眼充血的何慕,凌乱的衣着,缓缓说道:小慕,你

 

这是怎么了?”

 

心疼的放下碗,何母刚想起身安慰儿子,却听见何父摔碗的声响,吓得不敢动弹.

 

“一晚上不回家,一回来连人都不叫,就知道找那个逆子!你眼里还有没有父母!”何父越说越上

 

火,伸手拍掉了桌上的碗筷!眼看一场家庭大战一触即发.何母说道:何瀚,昨晚没回家,小慕,你

 

去公司看看吧!

 

又是碰的一声,留下无奈的何母,努力平复何父的怒气,这都是什么事嘛。

 

镜头转换-小飞家

 

何瀚再一次推搡了一下男人的胸肌无果后,邪魅一笑。随后,一阵惨叫,响彻了云吞街上方。

 

然而,这鬼哭狼嚎的惨叫,让何瀚的心情无比爽快,他松开了咬在男人ru头的上嘴,换上了空

 

闲的手,在红肿的ru头上,又是用力一拧。

 

“哦..噢噢…”谭小飞痛到极致后,又是难言的舒爽.谭小飞舍不得用力拍开美人儿肆虐的手,一

 

记翻滚,狼狈的摔下床去.

 

震惊的看向美人儿,”好俊逸的儿,帅  呆  了!

 

看着一脸坏笑的美人儿,谭小飞手足无措,说话结巴:“那个…美..美人儿,你昨天..被人…打  

 

打劫晕倒了,我我把你带回家….我什么都没做,真的.咦   被子捏…我有给你盖被子的…..”谭

 

小飞真想抽自己嘴巴子.

 

“美人,打劫,晕倒.”何瀚的大脑迅速运转了起来,瞄了一眼床尾下方可怜的被褥,他何大少才不

 

会承认他从小睡姿不良,最爱做的就是蹬被子.仔细想想,何慕确实是个抢匪,抢走父亲,抢走他

 

的女人,现在又抢走了公司,这个形容词不错,就给何慕了.

 

何瀚不知道自己沉思的神情,配上慵懒的睡姿,是何等的媚态撩人,看的谭小飞,两眼发直,不能

 

自已.何瀚瞅了一眼花痴状的谭小飞,真是个单蠢的家伙,这家伙儿应该是发春了吧!”

 

何瀚用手指了指,地上的被褥,谭小飞迅速接收讯号,拍了拍,果断给美人盖上.何瀚满意的看向

 

男人,说道:”那个谁谁谁,我要再睡2小时回笼觉,你去给我买齐个人生活用品,还有,我要喝皮

 

蛋瘦肉粥,在我睡觉期间,不要打扰我,先这样吧”

 

交代完毕,何瀚转个身,身后传来兴奋愉悦的声音:”我叫谭小飞!美人儿,你等我哈!”